酷艺都市信息网顶部展示图
酷艺都市信息网logo

酷艺都市信息网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游戏频道 >> 内容

游戏陪玩监管风暴:有玩家离场 陪玩公会散伙待整改

时间:2021/9/15 8:24:32 点击:

      本报讯:小珂(化名)的手机传来振动,一位此前在游戏中认识的客人发来陪玩的邀请,“小姐姐,接单不?”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小珂果断拒绝了对方,“最近陪玩行业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稍不注意可能就被举报,实在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获悉,9月7日起,欢聚集团旗下Hello语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比心等7款陪玩软件被无限期下架。

  近年来,游戏陪玩产业随着游戏被主流市场认可的利好得以迅猛爆发,吸引了包括小珂在内的无数年轻人涌入,而迅猛生长背后掺杂着情色、骗局等各种灰色现象。

  如今众多陪玩平台被下架,曾有着多年陪玩经历的张雪(化名)对于原因心里清楚,或许和行业涉嫌情色相关。“之前也屡次曝光过类似事情。但这么多平台全部下架感觉市场将遭遇大洗牌。”

  市场规模已达百亿的陪玩行业,光鲜背后有着怎样的暗影攒动?

  入圈

  深夜接单

  “玩游戏还能赚钱”

  小珂(化名)仍记得,大学毕业前,当自己正忙碌地找着工作时,同寝室的同学每天却泡在游戏里玩个不停。面对她的关心,对方挥了挥手中的手机,“这不是在挣钱么。”

  小珂这位同学在国内一家平台担任陪玩。仔细打听后更惊讶地发现,陪玩市场随着玩家的涌入早已形成规模,不少陪玩每个月能从中挣到五六千元,这比普通大学生的第一份工资高出不少。这让小珂也动起了当陪玩的心思。

  但真正入行后发现,陪玩并非想象中那么好做。

  小珂曾短暂地加入过一家陪玩公会,但很快发现对方的订单资源、外宣内容都早被资历深厚的大陪玩所垄断。自己在公会里就是个自生自灭的“小透明”,即使偶尔得到派发的零散订单,收益也不会太高。

  思索良久后,小珂决定“单打独斗”。和驻扎平台的陪玩不同,个体陪玩接单更多靠运气。研究了多个平台陪玩的时间,她特意将自己的陪玩时间定在深夜。不少玩家因工作、生活压力需要在深夜通过游戏发泄,而此时其他陪玩要么已经结束工作,要么正在陪同其他玩家玩游戏,这能让她从其中捡到机会。为此,她不断将陪玩时间进行调整,从最初晚上10点接单,延迟到夜里12点,甚至更晚。

  小珂内心清楚,深夜仍沉浸在游戏中的玩家不排除有无聊的人,而夜晚更能让人的欲望无限放大。曾经,她多次听说同行说过被骚扰的经历,时间大多发生在深夜。

  “当时没多想,只是觉得能赚钱就好。”果然,小珂在深夜里遇到六成以上的男性客人,都会在游戏时聊些敏感的话题。不同的是,有的隐晦暗示,希望小珂能当自己的女朋友;有的财大气粗,想每个月2万元的价格来包养她;有的则开门见山地开出价格,要求她去酒店线下陪玩。

  “在这个圈子遇到发骚扰信息的客人太常见了。”小珂说,“几乎每隔几天就会遇到一个。发生这种情况通常选择直接拉黑,否则他会觉得你能接受这种尺度的对话,以后会越来越过分。”

  不过,订单诱惑下,林菲(化名)却选择了另一个方向。

  游戏市场的火爆,推动着数以万计的年轻人涌入陪玩行业,林菲亦是其中之一。2019年5月,喜欢玩游戏的林菲在朋友的介绍下,结识了国内一家旗下有着近百名陪玩人员的游戏公会负责人。在对方极力邀请下,林菲在懵懂中开始了陪玩生涯。

  “既能玩游戏还能赚钱,这比正常工作有趣多了。”林菲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很多客人其实对输赢并不看重,只要你足够活泼就行。当然如果声音好听,也挺加分的。”

  林菲口中,加入公会自有好处。签约后不久,林菲除了学会如何营造氛围、如何黏住用户等话术外,每天还接到源源不断的订单。尽管这是个接单全看心情,自由度颇高的行业,但她几乎每天晚上8点到12点都会在游戏中度过,名气和收入上的巨大提升都让林菲乐在其中。

  陪玩的日子里,林菲和来自天南海北,年龄身份各有差异的客人一起玩过游戏。“圈里流传着‘铁打的陪玩流水的玩家’的‘行业规则’。尽管需要投入交流,但不能代入太多私人情感。”林菲说,“你需要随时根据对方的情况来转换聊天内容,寻找话题来营造氛围。但总归来说就是份工作,背后真伪谁也说不清楚。”

  越界

  “太老实”没生意,揽客打擦边球

  所谓陪玩,即是在玩家游戏时陪同对方玩耍的人。市场扩圈,底色已然发生改变。这些年轻的少男少女们不需要高强的操作和意识,也不需要每把必赢的觉悟。只需要在游戏中通过撒娇卖萌讨得客人开心,或者温暖贴心为对方开解愁闷,以让玩家得到更好的体验。

  “陪玩圈没外界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但肯定也不是绝对干净。”9月10日,曾有着多年陪玩经历,如今却早已脱圈的张雪(化名)告诉贝壳财经记者,“陪玩本只是一门常规的工作,但受部分客人和陪玩‘越界’行为的影响,变成了如今的‘灰色产业’。”

  2018年,平时就喜欢玩游戏的张雪和朋友利用空暇时间当起了陪玩。尽管网上时常爆出“陪玩涉嫌情色”的新闻,但张雪并不以为意,“任何行业都有潜规则,守住底线就行。”

  不久后,张雪在一家陪玩平台注册了账号,除了将擅长游戏、游戏段位、陪玩价格等基本资料填写外,她还特意放了几张精修过的照片,以期望吸引客人的视线。

  作为初来乍到的新人,客人和流量是首先需要解决的难点。但在很长时间内,几乎很少有人找她下单,即使偶尔有寥寥几位客人,也在玩耍一两把游戏后匆匆离开。这让张雪很是纳闷,四处打听后发现,原来自己在游戏里“太老实了”。

  “很多陪玩小姐姐在游戏里嘴都特别甜,什么话都敢接。”朋友告诉她,“在陪玩圈中女性陪玩被客户在游戏中‘骚扰’太常见了。但只要钱到位,一切都好说。”

  在朋友的怂恿下,张雪从佛系陪玩开始主动起来。每每平台以及微信群里有人下订单时,她总会跳出来亲昵地向对方打着招呼。但和其他跳出来抢单的同行相比,自己还是太保守了。为了抢到订单,大家各出奇招。发照片、甩视频,甚至还有人用诱惑的语气发着语音。

  “感觉就像‘选秀’现场。陪玩发布自己身着各式服装的照片,用略带挑逗意味的语音卖力介绍着自己。而客人则依据自己的喜好挑中陪玩,再通过对方给的链接,前往平台下单。”张雪说。

  朋友告诉她,只要在游戏里让客户高兴了,每天都可能接到十多笔订单,按照每单40元的价格计算,即使平台扣除相关费用,每个月也能赚到近万元。

  巨大的利益刺激着张雪,她不自觉地逐渐降低起此前的底线。除了拍摄起更大胆的照片外,还在游戏中对客人的骚扰信息不时应付几句,“最开始听到客人露骨的话就很反感,后来觉得只要不线下见面就不会出啥事。”

  底线降低换来的是金钱。随着订单量的增长,张雪获得了远比此前更多的收益。尽管逐渐对于客人的“挑逗”开始应付得游刃有余,但她发现对方聊天话题和底线也越来越低,除了偶尔说几句游戏相关的话语外,更多则是聊一些诸如会穿什么样的内衣等敏感话题。

  让她彻底下定决心退出的原因,是一位经常下单的客户私聊张雪,问她能否私下见面,并愿意支付一些“更多的费用”。张雪明白对方的意图,也听说过圈内有同行答应过类似要求。但这让她开始不安起来,“如今的底线和入行的初衷已经相离甚远,如果答应了的话,未来可能彻底迷失在其中。”

  收缩

  公会解散团队曾靠包装“萝莉”抢单

  “最近风声太紧了,谁也不敢贸然接单。”在浙江经营着一家陪玩公会的老飞忐忑不安。几天前,他暂时性解散了团队,支付给手下一笔费用后,鼓励大家“就当放个长假”。

  但对于何时才能重新召回团队,老飞并没有底气,“不清楚这次风暴究竟会持续多长时间,更不知道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

  建立陪玩公会的初衷源自一句无心之语。一次,老飞和朋友开黑玩游戏时,一个哥们开玩笑说:“每次都是几个糙汉子,啥时候能有个女生一起玩”。这让老飞动起了心思,“男性玩家都希望能和女生一起玩游戏,至少在玩游戏时心里舒服。”

  很快,老飞向父母借了10万元,招募到三四个技术不错的玩家,开起陪玩公会来,主打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和绝地求生等游戏。

  那段时间里,老飞每天都会将陪玩信息发布在微博、小红书、贴吧等平台,一旦有客户咨询就立即以“试玩”为名头拉拢对方,再以“低价”来吸引客户。

  深知无法和国内大平台相比的他决定走低价路线。相对同行动辄一单数十元的价格,他将价格压在10元上下,希望以此抢夺客源。无奈的是,这种近乎血亏的模式并未给他带来客源,“最多一天也就两三单,几天不开张也是常事。”

  几个陪玩凑在一起讨论后发现痛点:团队没有女生,这显然不符合玩家需求。

  老飞发现下单的客人里虽然也有女生,但终究只是少数。更多的男性客人在游戏过程中则多次吐槽本想有女生陪玩,结果花钱找来的却还是几个男人。

  尽管老飞辗转招来两位女性陪玩,但显然应付不了越发增多的客人。一咬牙后,他决定安排员工在游戏中假扮女生。他从网上下载了多张美女照片进行包装,更买来变声器等道具,以便于员工在陪玩时根据客户需求调出“御姐音”、“萝莉音”等相应的音色。

  “其实多次尝试后发现挺像那么回事的,只要你不露面,谁也不知道其实是个男人。”

  这一效果立竿见影。那段时间里,不少不明真相的客人寻着消息前来。但百密总有一疏,一次,一位员工在陪同玩家游戏时,无意中露出真声,对方很快反应过来,迅速下线指责阿飞团队“欺骗感情”,更声称要在各个平台去揭穿他们的骗局。

  “没办法,除了将对方此前下单的费用一并归还外,还给了笔‘封口费’才将事态平息下去。”老飞说。

  重拳

  多平台下架,“行业太多乌烟瘴气需整改”

  9月10日,初秋的重庆,闷热中透着一丝凉爽。晚上7点,林菲匆匆几口吃完饭,习惯性地坐在电脑前登上游戏。在准备等待客户上线时,她突然醒过神来,原来自己今天并没有任何订单。

  这是她停止陪玩的第3天。自9月7日业内多家陪玩平台无限期下架后,陪玩市场人人自危。她所在的陪玩公会为了避免被波及,同样宣布暂停旗下业务。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获悉,9月7日起,欢聚集团旗下Hello语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比心等7款陪玩软件被无限期下架。

  游戏行业整顿的风口浪尖上,接近企业方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轮下架主要是针对陪玩领域乱象进行的整改。“无限期下架”和“永远下架”有区别,“无限期下架”是指目前没有给出明确的下架时间,但企业按照相关要求整改后,即可上架。

  而另一位该领域的资深人士则乐观预测,整改时间大约两个月,可参考此前的秒拍和探探的情况。

  游戏陪玩由来已久。早在魔兽争霸、CS火爆网络的年代,新手玩家为了提升技术、体验游戏快感,习惯于寻找高手共同游戏,游戏陪玩应运而生。

  近年来,随着游戏市场的迅猛爆发,玩家对于技术、社交等方面的需求得以放大,游戏陪玩市场热度高涨,成为除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电竞产业“第四赛道”,也吸引到多家资本巨头青睐的目光。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陪玩行业迎来融资高潮。包括比心、捞月狗等众多平台得到资本的青睐。

  2018年3月,捞月狗宣布完成由天图资本领投的两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比心平台则获得由IDG资本投资的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当年7月,暴鸡电竞完成由启明创投领投,红杉资本中国、真格基金与晨兴资本跟投,融资金额为1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一时间,资本的刺激让陪玩行业热度达到高潮。但潮来潮去,上述几家行业头部玩家的最新一轮融资均停滞于2018年。

  遇冷有着各方面的因素。但据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陪玩行业平台监管较弱,从业者鱼龙混杂,最终导致行业涉嫌暧昧、情色等灰色属性或许是最大原因。

  不过,目前陪玩规模不容小觑。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我国游戏陪玩市场规模仅为1.82亿元,而如今市场规模已成数十倍增长。

  同样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未来电竞游戏市场的10%-20%会转化到陪玩产业,预计2020年中国电竞游戏市场规模为1353亿元,陪玩未来市场规模或超百亿。

  如今,林菲决定趁陪玩暂停的阶段让自己彻底放松下,也重新考虑未来,“陪玩也算是青春饭,谁也不清楚能做多久。下了游戏后还是要回到现实当中。”

  “行业里无论客人和陪玩都如同硬币的正反面。有单纯想玩游戏和陪玩游戏的人,也有抱着其他目的的客人,以及为了多赚钱而铤而走险的陪玩。”

  不同于林菲的彻底离场,老飞仍抱有期待。

  “陪玩行业不会因为平台的下架而消失。只是行业太多的乌烟瘴气需要整改。”尽管态度乐观,但老飞也为未来做好规划,“实在不行,就去当代打算了。至少接单更安全点。”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酷艺都市信息网(www.ybfoshan.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酷艺都市信息网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酷艺都市信息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